数智资源网
首页 首页 人工智能 查看内容

IBM罗思民:“核心”上云 基础架构只会更重要

木马童年 2019-12-17 21:05 302 0

“我没有经历IBM PC被卖掉的阶段,而x86服务器以及芯片业务的出售,的确是我经手的。您不必说IBM把这些卖了,可以直接说是我卖的。” 12月11日,IBM高级副总裁、IBM系统部总经理、北美地区总裁Tom Rosamilia(罗思民 ...

IBM罗思民:“核心”上云 基础架构只会更重要

“我没有经历IBM PC被卖掉的阶段,而x86服务器以及芯片业务的出售,的确是我经手的。您不必说IBM把这些卖了,可以直接说是我卖的。” 12月11日,IBM高级副总裁、IBM系统部总经理、北美地区总裁Tom Rosamilia(罗思民)在盘古大观接受《中国电子报》采访时这样回应。

记者曾经在2017年9月1日的一次小型午餐会上见过罗思民,他当时的身份是IBM全球高级副总裁派驻中国。现在想起来他之所以在那段时间常驻中国15个月,应该是与浪潮公司的合资有关。因为那次午餐会一周后,浪潮公告了与IBM合资成立浪潮商用机器有限公司(IPS)的消息。

罗思民是IBM全球系统部的“老大”,也是IBM北美地区的负责人,主管IBM服务器、存储系统、软件业务以及全球合作伙伴。因为主管硬件系统,所以X86服务器以及芯片业务出售一定是经由他手“操刀”,又因为主管硬件与全球合作伙伴,所以与浪潮的合资同样得由他经手。因为在中国待了15个月,为此他也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罗思民,还会讲几句简单中文。这次他抵达北京遇上雾霾天,而在接受采访时天变蓝了,所以在采访开启之前他讲了一句中文作为开场白 :“如此美丽的天气,这是北风的功劳。”这次莅临北京的日程当中包括了出席IPS董事会,见客户与合作伙伴,其中有一个小时时间接受媒体的采访。

独具差异化价值 IBM将持续投资主机和Power

一个公司的并购与业务出售关乎战略变迁,而IBM的业务变迁背后某种意义上隐喻着全球IT产业的技术进化史。IBM公司在100多年的历史里,创造了很多新技术和新产业,也卖过不少业务,包括将PC和X86服务器卖给了联想、芯片业务卖给了GlobalFoundries,当然也买过不少公司,最近的一笔是以340亿美元收购红帽,这也是IBM历史上金额最高的收购。IBM在业务的“去”与“留”之间,如何决定“卖点”?

我们的话题是从IBM硬件业务的“卖、卖、卖”开始, IBM已经卖了PC业务、X86服务器,也卖了芯片业务,未来会不会有一天也将Power以及主机业务卖掉?虽然Power与主机现在销售很好,而且主机最近还更新到了z15,被很多银行和大企业看好,但是IBM正在加大对量子计算的研发,按照IBM通常追求“高价值”和“独有优势”的逻辑,一旦IBM的量子计算大规模商用,是否就可能卖掉Power以及主机Z?

罗思民首先回应了关于X86服务器与芯片业务出售的原因。其一是芯片。IBM之所以要出售芯片业务是因为规模不够。“我曾经计算了一下,我们一年做这些芯片的时间,如果换作一家公司比如台积电来做,可能4天就做完了。”因为规模不够,所以IBM将芯片业务出售,下一代Power和主机处理器芯片交给三星代工。其二是X86服务器。X86服务器的最大难点是很难形成独到优势。“它的创新点其实是在服务交付或者供应链整合上,这已经不是服务器本身的创新竞争了。直至今日,x86制造商们也很难说一家与另一家相比能有什么独特的差异,从而能够独占鳌头。”

“但Power以及主机IBM能够提供极大的差异化价值。”这是罗思民的原话,言下之意他们是不会被卖掉的。大型主机诞生了60多年,在这60多年里依然没有哪一个厂商能够制造出来,因为没有被复制,所以被卖掉的可能性就不存在。而Power除了在中国是与浪潮合作运营,在全球的其他国家和地区,IBM都是独立运营的。

而IBM收购红帽公司,罗思民用 “这是一个在基础架构方面的一出戏”来形容。因为收购了红帽公司,能够让IBM在各种公有云(也包括IBM的云)上提供差异化价值,同时也可以在本地通过IBM的存储和服务器提供独到的价值。用户可以自主选择如何部署OpenShift(红帽的PaaS云平台),可以是本地,也可以是任何一种云上。其中的关键词依然是“差异化”价值。

应该说,红帽像一只手为IBM打开了混合多云的世界,如果公有云是云计算的第一波浪潮,那么云计算第二个浪潮是混合云,而IBM要想在混合多云的世界形成独到的价值需要一个能够将公有云与私有云都“自如畅行”的一只万能的手,需要一个管理多云的操作系统,红帽能够助力IBM造出个“手”。

量子计算未来可期 但传统计算仍然大有可为

尽管业界各位大咖都认为量子计算还很遥远,但这都无法阻挡量子争霸的战火蔓延,目前包括谷歌、微软、IBM、亚马逊以及英特尔等巨头都在量子领域进行了种种布局,而且围绕量子话语权的纷争也此起彼伏,越来越热闹。

IBM是业界最早进行量子计算布局的公司,在 2016年IBM就已经提供了访问其量子硬件的网络渠道,2019年1月8日,IBM在 CES上展出了量子计算机IBM Q System One,并表示该系统是世界上首个专为科学和商业用途设计的集成通用近似量子计算系统。在今年3月IBM宣布了量子摩尔定律以及当时业界最高的量子位。今年9月IBM宣布推出第14台量子计算机也是其迄今为止最强大的一台,它有53个量子位,构成了系统核心基本数据处理元件。该系统在10月份上线提供给量子计算客户,比上一台拥有20个量子位的机器有了很大的进步。

IBM量子计算的商用时间何时到来,何时交到IBM系统部进行销售?

“量子计算的商用时间表应该是在4到5年之后。” 罗思民说。从IBM所给出的量子计算商用时间表,比英特尔给出了量子计算的时间表要早4-5年,比英特尔等其他企业要更为乐观。

据罗思民透露,IBM和全球数以十万计的科学家正在进行量子计算方面的实验,与诸多公司形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包括与金融行业、制造业的一些客户进行现实尝试,以解决他们目前的难题。比如在金融领域透过量子计算的方法来剔除在贷款组合中的风险,比如与电池生产厂商采用量子计算的方法,来确保电动汽车的电池动力能够续航更久。

不过即便是量子计算商用,应该说也不会波及目前系统部的这些核心生意,不会波及Power以及主机,因为量子计算机与Power和主机分属不同的体系架构,所要解决问题方向不同。

IBM罗思民:“核心”上云 基础架构只会更重要

罗思民认为,量子计算和传统计算之间的重叠部分非常少,量子计算将会解决的大多数是今日计算无法解决的难题。有一小部分可能重叠的地方与AI计算相关,但是大部分的情况下,量子计算将做的工作都是传统计算所不能做的。“量子计算中解决的不是像什么信用卡被批准、旅行计划被安排、ATM机去取款等这些问题。”

“量子计算是一种模式上、化学性、根本性的变化,它能够做非常多的实时风险评估工作。我们现在的这些计算只能说是竭尽全力,期待结果最好。如果到了量子计算的时候,它将更加先进、更为高级优化,能对风险进行真正最优化的通盘考虑。” 罗思民表示。

IBM系统部的角色:为混合多云提供基础设施

在两年前的那次午餐会上,记者曾经问罗思民IBM转型是不是比预期慢了?IBM公司的“云化”是不是慢了?罗思民当时的回应是:“有的企业在某一领域会走的很快,但有的企业需要提供和做更全面的考虑,某种意义上看可能会觉得IBM上云慢了一些,但是在提供高价值云服务上,IBM并不慢。有两句中国谚语很适合作这个问题的回答,一句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另一句是‘第二只老鼠往往吃到了奶酪’,而‘第一只老鼠成了炮灰’。”

这次采访记者重提了此问题。“我记得当时我的确说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第二只老鼠能吃上奶酪这码事儿。”罗思民说,这个世界的数字化转型或者说企业上云有两个篇章,第一篇章是由消费者驱动的和AI相关的工作负载上云,这部分的数据占整个世界数据的20%,目前这个部分已基本完成而且相对比较容易,而第二篇章则是企业向云迁移,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部分,而且很多企业级客户表示“这永远都会是混合云的状态”。而云计算的第二篇章混合云则是IBM的“奶酪”。

IBM罗思民:“核心”上云 基础架构只会更重要

关于IBM转型、IBM云化的“快”与“慢”,罗思民表示:“可以说,对红帽的收购在某种程度上加快了IBM的转型速度。”因为IBM在红帽的OpenShift上提供软件产品组合即Cloud Paks,在红帽Linux上可以在任何的地方也包括在本地的环境中,运行这些堆栈。

目前IBM公司转型成为“认知解决方案”和“云平台”公司,从这两个维度来看,认知解决方案更侧重于顾问咨询(GBS)与应用等维度,而云平台则侧重在公有云与混合云等的维度,应该说第二个维度与罗思民所领导的系统部业务关联性更大。如果这个世界将越来越“云化”、用户将越来越多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来获得计算力,必然对硬件基础设施的采购量越来越小,而且 “软件定义一切”正在成为趋势,都将使得“硬件系统”的地位越来越小,罗思民所领导的“系统部”将在未来的IBM以及未来的云世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个世界无论怎么“云化”、无论怎么“软件定义一切”都需要有硬件支撑,都需要跑在硬件上,“我现在负责的工作是硬件系统,但是我一辈子都是做软件的人,不管是在微编码方面还是中间件方面都曾是我的工作,而且IBM的这些硬件都是与主机系统软件、中间件等一起才能构成的硬件系统。”罗思民进一步表示,而他所领导的系统部的角色、任务、目标,就是为公有云和私有云等各种环境提供基础设施。而现在包括腾讯云、Facebook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公有云服务商就是采用了IBM的Power System以及存储设备,而主机则被很多大型客户用运行于本地。

现在越来越多的公有云服务商比如AWS、微软、谷歌、Facebook等正自研芯片、系统,通过定制的方式来获得更高更强的能力,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在未来包括银行以及更多的超大型数据中心是否也会走上定制系统的路线,如果这是趋势,那么会不会抢走IBM的Power以及主机的生意?

罗思民表示,的确有很多超大型数据中心正在定制硬件,以便能够更好地满足自己的工作负载。“但是这些超大数据中心真得大到像谷歌、阿里,才能保证其定制具有商业意义,具有经济和财务价值。而且这些企业还需要有非常好的薪酬激励计划,才能保证今天帮他们定制硬件的工程师,十年之后还在这个公司里。”罗思民说:“而银行如果没有大到那个份上,做这个事而有点站不住脚。”

芯片 存储系统 IT产业 量子计算 制造商 基础架构
0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