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人工智能 查看内容

人工智能会击败文学吗

木马童年 2019-8-12 12:37 105 0

写作业已二十年,时光一晃就过,当年懵懵懂懂提笔时我还是个年轻人呢。此刻,写完《游戏是不能忘记的》这本书,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毋庸讳言,文学一直在面临着种种严峻的挑战,比如网络文学、影视、人工智能。虽然很 ...

写作业已二十年,时光一晃就过,当年懵懵懂懂提笔时我还是个年轻人呢。此刻,写完《游戏是不能忘记的》这本书,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毋庸讳言,文学一直在面临着种种严峻的挑战,比如网络文学、影视、人工智能

虽然很多人投入网文创作,但是我一直不看好它,那就是一档子生意,与文学无关,只是其产品恰好以文字形式来表达而已,它的唯利是图、芜杂和粗制滥造都是过去几十年生意场的惯常现象。不过网文的出现确实加快结束了小说这个文体的历史旅程,以一种非常狂乱的自戕方式,这一点令我相当感慨。影视更直接也更易于接受,它用感官的刺激替代了文字和深层思考,它很成功,我也爱看,我也想做电影。人工智能则是人类生产的最强大的工具之一,按照我的判断,在人工智能的冲击面前,网文先完,然后是影视,最后是文学,文学的缓慢或者落后还有无法量化的复杂性使它能活得最长,当然也活得最不好。

面对这一切,我能做的就是去面对文学本身,长时间安静的写作,让时间过去,让文本出现、存在,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希望我的文本能活在历史,我相信那句话,文章千古事。当然,这很可能是一种奢望。当一切远去,我们这些默默的写作者一定会被毫无悬念地湮灭,就如同小说本身。但是我愿意选择这样的生活,愿意以一种理想主义的方式为小说这个文学形式送终。我愿意凭一颗纯净、淡然的赤子之心,缓慢地存在于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冷静观察,不屈从、不盲从、不奢求、偶尔绝望、常常希望;选择坚定地向内走去,选择文本第一性,用文本表达、阐释、呼喊。

如果一辈子在扔纸飞机,我就想看看那种纸飞机在各种合力的作用下到底能飞多远,想起佛学中那个深刻的比喻,所有的念头都是跳起的浪花,而每一朵浪花绽放的唯一目的就是回归本觉的大海。


在不久的将来,多智时代一定会彻底走入我们的生活,有兴趣入行未来前沿产业的朋友,可以收藏多智时代,及时获取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的前沿资讯和基础知识,让我们一起携手,引领人工智能的未来!

人工智能 互联网 知识产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