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大数据 大数据入门 查看内容

苹果、Facebook、谷歌——巨无霸分解倒计时

木马童年 2019-7-17 22:22 335 0

巨无霸头大枕鼓﹐狄侨如眉高见轼。 作者:逸凡 来源:懂财帝 今年5月9日,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的文章,呼吁分拆Facebook。 休斯和 ...

苹果、Facebook、谷歌——巨无霸分解倒计时

巨无霸头大枕鼓﹐狄侨如眉高见轼。

作者:逸凡

来源:懂财帝

今年5月9日,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的文章,呼吁分拆Facebook。

休斯和Facebook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是哈佛大学的室友。2004年,两人在大学宿舍里联合创立了Facebook。

数年后,休斯离开Facebook,帮助巴拉克·奥巴马参加2008年总统竞选,而Facebook经历15年的发展,现在已是拥有27亿用户,市值高达5600多亿美元的全球科技巨头。

《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一文发表后,6月17日,休斯在接受CNBC采访时透露,他私下与数位政府人士进行过交谈,政府对Facebook的调查正处于“事实收集阶段”。根据休斯的说法,这涉及到的不仅仅只是“一家公司”。

事实上,6月初就有媒体消息称,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悄悄分配任务,对美国大型科技公司进行更严厉的监督。

据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在考虑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其还与FTC达成一项新协议,将亚马逊置于FTC的密切监视之下,亚马逊因此可能面临更严格的反垄断审查。

“我不认为这里任何一间公司是完美的。”休斯在采访中说。“他们都过于庞大了,而我们应该考虑如何进行有效的监管以创造更多的竞争。”

这里的“我们”不仅仅是美国司法部和FTC,还包括美国两院、议员、总统,来自欧盟也亚太等世界其他地区的其他监管力量。

一场针对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围剿”开始了。

人人喊打的巨头

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总统宝座的竞争已经拉开了帷幕。两党有意参选之人纷纷活动造势,而围绕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成为了候选人表明立场、阐述政策、争取选民的热门话题领域。

普遍认为,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公司规模过大,在个人隐私和各种信息方面的影响力大到难以掌控,因此必须采取更严厉的监管措施限制其规模和权力。

今年3月,总统候选人、资深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率先发难称,如若当选,将对科技行业进行重大的结构性改革,以促进竞争。

苹果、Facebook、谷歌——巨无霸分解倒计时

这些改革包括拆分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她的提案是迄今为止总统候选人在监管科技巨头这个话题上所发表的最严厉的立场。

“随着这些公司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大,他们利用自己的资源和控制方式利用互联网来压制小企业和创新,并用自己的经济利益代替美国人民的更广泛利益。”在声明中,沃伦表示。

作为回应,Facebook一度删除了沃伦的竞选团队在Facebook上投放的多条广告,但在媒体曝光后又恢复了这些广告。对此,沃伦表示,Facebook的做法恰恰证明了其为什么应该被拆分。

5月底,沃伦再一次对Facebook发起责难。这一次,她选择了一种Facebook无法删除的方式:沃伦在硅谷的核心地区竖起了一块广告牌,再次呼吁对Facebook、亚马逊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进行拆分。

休斯发文呼吁分拆Facebook的当天,另一位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也表示,他认为Facebook需要分拆,司法部反垄断部门需要展开调查。

现任总统特朗普在监管科技巨头这个上也不甘落后。

去年8月,特朗普就表示,很多人都认为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存在“反垄断问题”,但他拒绝对是否拆分这些公司发表评论。同年11月,他表示,正在考虑是否对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公司提起反托拉斯诉讼。

今年3月特朗普在Titter上表示,将调查Facebook的立场。此前,他在Twitter上指责包括谷歌、Facebook和Twitter在内的科技公司推广“激进的左翼民主党人”,还称“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赢。”

6月26日,特朗普再次猛烈抨击了Twitter、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称它们在压制他的信息和公开评论。他还抱怨社交媒体对保守派有偏见,称美国政府应该起诉谷歌和Facebook。

数日后,7月1日,特朗普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继续点名批评谷歌、Facebook、Twitter等科技巨头。他还称“Twitter要是离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红火了”。

对于铺天盖地的指责,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应迥异。

6月中,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表示,尽管他认为将AWS业务从亚马逊中剥离出去没有任何明显益处,但如果美国政府计划采取强制措施,亚马逊也会服从安排。

几乎同一时间,一些激进股东希望谷歌母公司Alphabet能在政府下手前主动将公司分拆,这有助于股东获得更大价值。不过,由于Alphabet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持有51.3%的股东投票权,该提议实际获得通过的可能性。

近期处于舆论炮火中心的Facebook也坚决反对拆分。

休斯发文同一日,Facebook发言人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在一份声明中作出回应:“Facebook承认,成功伴随着责任。但你不能通过要求拆分一家成功的美国公司来强化问责制……科技公司的问责只能通过为互联网制定新规则来实现。这正是马克·扎克伯格所呼吁的。”

随后,Facebook首席运营官(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也表示:“政府可以分拆Facebook,也可能分拆其他科技公司,但事实上,这无法解决人们关心的根本问题。”

5月下旬,扎克伯格首次亲自回应了关于“分拆Facebook”的问题。他表示,分拆只会令遏制虚假账户和有害新闻的行动更为困难,分拆Facebook解决不了问题。

6月26日,扎克伯格在“阿斯彭思想节”( Aspen Ideas Festival)上称再一次表示,Facebook并未阻碍市场创新,而分拆大型科技公司不能解决有关数据隐私和市场垄断相关的问题。

具体来看,批评者普遍希望监管机构能将Instagram和WhatsApp从Facebook中拆分出来。

休斯在文章里就表示,政府需要将脸书与Instagram和WhatsApp拆分开来。在休斯看来,这是FTC“最大的错误”。“FTC需要退后一步,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未来的收购也应该冻结。”

Instagram和WhatsApp分别于2012年和2014年被Facebook收购。目前,Facebook 旗下四大主要产品——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和Messenger共有大约27亿用户。

对此,Instagram负责人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和Facebook负责VR和AR业务的副总裁安德鲁·博斯沃斯(Andrew Bosworth)6月中旬时表示,Instagram和WhatsApp不应该被分拆出去。他们均认为,拆分将会让公司更加难以保障用户的安全。

在此之前,已有消息称美国司法部和FTC计划对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苹果四大科技巨头是否破坏市场竞争展开调查。

今年早些时候,FTC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它表示将监督技术和竞争,包括“调查这些市场中任何潜在的反竞争行为,并在必要时采取执法行动”。

在世界其他地区,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多年来,欧盟一直在积极调查硅谷巨头们在打压竞争对手方面优势是否过于巨大,从而损害了用户的利益。欧盟曾多次以谷歌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其处以罚款,目前,其正在对亚马逊进行全面的调查。

此外,英国竞争监管机构也已经开始调查Facebook和谷歌在数字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在亚太地区,7月4日,苹果则已提议与韩国反垄断机构“公平贸易委员会”和解,或将支付大笔罚金。

数据垄断与泄密

互联网时代,大型科技公司的产品全面渗透万千用户的生活,在以科技促进社会与经济发展的同时,由于积累了海量数据,也产生了科技公司最大的“原罪”之一——数据垄断与泄密。

以Facebook为例,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用户信息,利用这些信息建立分析模型,精确推送信息甚至是假信息,从而影响用户在英国“退欧”及美国大选投票选择的“剑桥分析”丑闻于2018年全面爆发。

由于Facebook在丑闻中存在滥用用户数据的行为,网上发起了“删除Facebook”运动,响应者众,当中还包括Whatsapp的创始人布莱恩·阿克顿。

最终,“剑桥分析”关闭,扎克伯格也不得不亲自前往美国国会接受质询,Facebook股价一度暴跌近20%,市值缩水将约1230亿美元,创下了有史以来美国上市公司单日市值损失之最。

也是从“删除Facebook”运动开始,Facebook被发现即使账户停用或退出,应用也会继续收集关于用户在线活动的数据。所有这些数据都会被发送回Facebook,并在用户的帐户处于这种模糊状态时与之绑定。不在线、退出或注销账户、删除应用程序,都不会改变这个现状。

对此,今年3月,Facebook宣布推出一系列新措施,让用户更加便捷地查看和访问自己在Facebook上的数据并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相应的调整。Facebook还表示会更新服务条款,完善数据隐私政策,更好的向用户说明自己收集数据的方式以及途径。

但在业界看来,Facebook的举措远远不够:这些措施仅考虑了Facebook用户,但忽略了Instagram和WhatsApp用户面临的风险。

目前为止,Facebook一直没有提及针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数据保护新措施,也拒绝回应相关问题。不争的事实是,这两款应用也能够大量搜集用户信息并存在着泄密的风险。

Facebook发布新措施的同月,网络安全记者Brian Krebs发现,Facebook存储了多达6亿个没有加密的用户帐户密码,而Facebook逾两万名员工可以随意读取这些账户密码。

苹果、Facebook、谷歌——巨无霸分解倒计时

3月21日,Facebook发表声明承认“以可读格式存储的Instagram密码日志,”估计“这个问题影响了数百万Instagram用户”。

4月,网络安全公司UpGuard指出,上亿条保存在亚马逊AWS云计算服务器上的Facebook用户信息记录,包括用户姓名、身份号码、评论、密码、电子邮件地址和帐户名等,无意中可以被任何人轻易地公开获取。

Facebook回应用户数据泄露称,部分用户数据确实有被存放在亚马逊数据库中,一被告知这个问题,公司便与亚马逊合作删除了数据库。

这一连串的事件终于激化了美国立法者和广大用户,成为近期高涨的拆分呼声的导火线。

与此同时,数据泄密与滥用是互联网公司传统弊病,随着技术的日新月异,科技巨头们现在又对社会经济秩序发出了更大的挑战。最新的例子是Facebook 发布的加密货币Libra。

6 月 18日, Facebook 位于瑞士的子公司 Libra Network发布其加密数字货币——Libra项目的白皮书。Libra属于稳定币,相当于一种锁定价值的积分系统,而它的价值是稳定的。

Libra其实是由一名为Libra Association的组织管理发行的。这一组织由 Facebook发起,由全球数十家机构参与运行。根据白皮书,Libra Association 会优先给协会成员代币,鼓励成员在自己的生态内率先使用 Libra来进行支付,并进行技术上进行创新,使 Libra可以合规并且大规模应用。

知情者透露,想要加入 Libra区块链的机构和公司需要向 Facebook缴纳 1000 万美元的会员费用。目前已经公布的合作伙伴名单有 28 家,未来将增加到 100家,光这一项费用, Facebook 就可以收入 10 亿美元。

但 Libra的野心不仅限于巨额收入。

分析认为,未来用户通过买入Libra,然后可在Facebook等渠道上进行支付。随着Libra的接受范围不断扩大及运行持续稳定,26 亿 用户体依附的 Facebook生态将发生彻底的变化,所有的服务将不再以传统货币计价,而是以 Libra 来进行计价,用户也无需再担心汇率问题。

更重要的是,数字加密货币并不像传统数字货币一样受到政策和区域的影响,只要有互联网接入,就可以通过区块链进行转账。这就让 Libra 具备了全球货币的特性,轻松实现跨国转账,还是跨境支付等功能。

也就是说,Facebook将变成这20多亿用户所在国家的中央银行,对经济进行渗透。所以,有人总结道,扎克伯格正不断扩大Facebook对人们生活中最私密领域——金钱的控制。这也是为什么Libra白皮书发布会美国众议院联名要求Facebook立即搁置计划的原因。

7月2日,由众议院议员马克锌·沃特斯(Maxine Waters)领导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致函扎克伯格,称Facebook应“立即”停止对Libra的开发。信件还将Libra视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并称将开始着手加密货币立法。

对Libra表示警惕的还有欧盟。有联合国官员透露: “目前欧盟对于Libra持有非常负面的态度,其中有些国家在自己领土范围之内,已经开始考虑针对Facebook Libra的业务开展设置监管障碍。”

对于停止Libra的要求,Facebook则坚持了和在拆分问题上一致的立场:拒绝接受。

无可否认的是,Libra已非单纯的技术问题,而是涉及到了企业管理、国家主权、经济系统、税务政策、执法效力、消费者保护、隐私、竞争和系统性风险等全方位社会经济问题。

若Libra计划成功无疑会加强Facebook的垄断地位,而这对信奉权力制衡与亚当·斯密“竞争促进发展与创新”理念的美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被认为违反亚当·斯密竞争理念的还有亚马逊。长期以来,人们担心亚马逊在电商领域的主导地位会形成垄断并牺牲了实体经济。此外,亚马逊还对真实的世界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7月4日,法国《报道地》期刊刊登署名文章指出,亚马逊无限度扩张在线销售业务的一个隐患,让环境遭受损失。文章引用环保组织“地球之友”的观点指出,亚马逊标志着商业模式,这种模式鼓励过度消费、制造产能过剩,并滋养着一个不崇尚节约和环保的社会。

2019年初,媒体曝光了2018年,出于仓储成本考虑,亚马逊在法国销毁了300多万件未拆封的商品。这些商品包括了玩具、彩电、平板、厨房用具等等全新商品。据当地媒体统计,法国每年有超过6.5亿欧元的全新消费品被丢弃或销毁。

“如果商品长时间没有顾客购买,最便宜的选择就是销毁,但这对环境来说太糟糕了。”“地球之友”负责人称。

至于谷歌,批评者则认为,该公司采取了非法行动,以保护其在搜索和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2018年,谷歌和Facebook占到了美国互联网广告市场约60%的份额,较2017年提高了3%。

在沃伦的拆分计划名单上的还有苹果。沃伦认为,苹果应该将App Store 应用商店与销售App的业务分离。

早在2011年,罗伯特·佩珀和其他三名iPhone用户对苹果提起诉讼。这些用户认为,苹果通过Apple Store向开发者收取30%的抽成(俗称“苹果税”),是对垄断的不公平利用,导致应用的价格上涨,最后都转嫁给了消费者。

今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支持、4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判决苹果公司在一项关于其App Store的反垄断案件中败诉。

这意味着iPhone用户可以就此问题继续向苹果提起诉讼。而且,未来,如果出现相关集体诉讼,苹果败诉是大概率的事情。苹果一旦败诉,可能需要支付高达数亿美元的罚金。

另一方面,除了出于对垄断及金融稳定等重大公共领域问题的考虑外,总统特朗普对科技巨头的“不待见”还带有严重的私人情绪。

虽然被认为是“剑桥分析”事件的受益者,但特朗普曾因“假新闻”问题公开抨击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认为这些公司在散播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并试图左右选举,而他对苹果的指责更多在于后者将生产安排在中国而非美国。

拆分还是改革?

拆分巨头,美国并非没有先例。

6月中,美国司法部反垄断主管、首席检察官助理马肯·德尔拉希姆(Makan Delrahim)表示,几十年前美国反垄断部门曾对标准石油、AT&T发起反垄断调查,这些经验有助于现在对Facebook和谷歌等科技巨头进行的反垄断调查。

虽然拆分科技巨头的呼声日渐高涨,但在实际中推行却非易事。

2013年,FTC结束了对谷歌谷歌进行的诉讼,结果既没有拆分谷歌,也没有迫使谷歌对其业务做法进行重大改革。这一次,有法律专家也表示,要实现对Facebook的拆分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UC Berkeley School Of Law)的史蒂文·戴维斯·所罗门(StevenDavidoff Solomon)表示,相关的法律问题可能是复杂和具有挑战性的,而且拆分Facebook不仅面临法律问题,也面临政治问题,首先必须有推动分拆这家公司的政治意愿。

加州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的斯蒂芬·戴蒙德(Stephen Diamond)则认为,休斯提出的分拆方案不会有结果,至少在特朗普政府任期内,拆分很难做到。“至少,你需要一个新总统。”

虽然拆分难以实现,但戴蒙德说:“反垄断行动只是其中一个解决方案。改革Facebook的公司治理结构也会有所帮助。”

事实上,在休斯的公开文里,其就将Facebook的问题归根于扎克伯格过大的权力。“Facebook权力过大最令人质疑的地方在于,扎克伯格对言论的单方面控制。他有能力监控、组织甚至审查20亿人的谈话,这是史无前例的。” 休斯写道。

特拉华大学温伯格公司治理中心主任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也表示,鉴于扎克伯格的主导地位,“责任问题或缺乏责任”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埃尔森说:“对于他所做的一切,任何人都无能为力。他的股权经济受益权明显低于他的投票权。无论发生什么事,董事会都不会解雇他,因为他会解雇他们。”

也就是说,从内部限制扎克伯格的权力或许比简单拆分Facebook更有效果。

与Facebook类似,苹果更需要的或许是内部改革。

现在,苹果真正的危机不在于反垄断案的输赢,而在于市场和产品竞争力的衰退。App Store强大的盈利能力掩盖了其产品的竞争力下降的事实,过于依赖“苹果税”的苹果显然会更愿意强化这一不公平的机制。

回顾全球科技发展史,有时候,反垄断监管的作用或许没想象中那么大。

在论述拆分Facebook时,休斯引用了20年前美国政府对微软提起的诉讼。不过,根据德尔拉希姆的说法,反垄断诉讼并未影响到微软的霸主地位,真正影响微软地位的是谷歌和Facebook等新科技巨头的崛起。

“在微软反垄断诉讼中政府大获全胜,可能正是这一胜利为谷歌、雅虎、苹果扫清了障碍,它们凭借桌面和移动产品获得成功。”

这一次,美国科技巨头集体遭遇控诉,也给科技新力量的萌发创造了条件。

打破数据垄断

今年以来,一款名为Jumbo的应用受到了用户的欢迎。出品Jumbo的是一家初创公司,其隐私助手应用能够让用户轻松完成对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的设置,删除用户在谷歌搜索和亚马逊Alexa上的历史记录,从而更有效保护隐私。

不过,最大的问题是,互联网巨头们是会允许Jumbo继续发展?

毕竟,这些巨头的商业变现大多建立在尽可能多地收集用户数据,强制用户观看、参与特定内容之上。

Jumbo的功能对于巨头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因此,不排除科技巨头们会用尽一切借口及办法来屏蔽、限制Jumbo。

不过,另一方面,即便类似Jumbo之类的新力量无法进一步壮大,但其出现或许能倒逼科技巨头正视问题,从而进行改革。

3月Facebook宣布了新的隐私保护措施时,扎克伯格曾表示:“我相信通信的未来将越来越多地转向私人加密服务,人们可以放心他们对彼此说的话保持安全,而这些信息和内容不会永远被保存。”

他的言论引发了对Facebook未来商业模式的猜测。目前Facebook的商业模式几乎完全依赖于广告收入,而Facebook转向专注于私人加密消息传递或许举将允许用户共享加密和非永久性的消息和信息,并使公共新闻提要变得不那么重要。

扎克伯格在一次电话会议中甚至表示:“安全,这是一场军备竞赛。我们正在继续改进我们的防御,而我认为这也显示了那些试图接管帐户或从我们社区成员那里窃取信息的人正不断对我们发起攻击。”

他警告投资者,由于该公司将对网络安全和隐私计划进行的投资,Facebook的整体增长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放缓,“我们在安全方面投入如此之多以至于会影响我们的盈利能力”。

这或许只是扎克伯格在重重舆论重压之下不得已的表态。不过,无论如何,他现在应该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明白了再不做出改变是不行的。

科技从来都是把双刃剑。大型科技公司走向垄断市场、滥用数据、破坏公平之前都曾怀有一个“不作恶”的美好愿望。

只是,商业利益与良心道德之间的平衡自古以来都非一件易事。

在不久的将来,多智时代一定会彻底走入我们的生活,有兴趣入行未来前沿产业的朋友,可以收藏多智时代,及时获取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的前沿资讯和基础知识,让我们一起携手,引领人工智能的未来!

创始人 纽约时报 热门话题 个人隐私 互联网 社交媒体
0
为您推荐
大数据技术怎么学习,在学习大数据之前,需要具备什么基础?

大数据技术怎么学习,在学习大数据之前,需要具备什么

  大数据又称黑暗数据,是指人脑无法处理的海量数据聚合成的信息资产,在民生、IT、…...

大数据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入行大数据,需要学习哪些基础知识?

大数据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入行大数据,需要学习哪些基

大数据的发展历程总体上可以划分为三个重要阶段,萌芽期、成熟期和大规模应用期…...

对于大数据开发的学习,最经典的学习路线是什么?

对于大数据开发的学习,最经典的学习路线是什么?

对于现代社会,大数据开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通过大量的数据处理、分析获取有价值的信…...

大数据时代,主要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

大数据时代,主要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

什么是大数据,大数据是主要指的是,无法在可承受的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

数据科学,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

数据科学,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

我们都知道机器学习,数据科学和数据分析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些公司不仅利用大数据帮…...

什么样的人才是大数据人才呢?我们应该怎么定义和分类?

什么样的人才是大数据人才呢?我们应该怎么定义和分类

在未来世界,国家之间、区域之间甚至是公司之间的大数据人才的争夺战,将是愈演愈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