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大数据 大数据入门 查看内容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木马童年 2019-6-23 21:35 248 0

6月17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进行了一场长达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 华为官方引 ...

6月17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进行了一场长达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

华为官方引用苏格拉底的名言,称三人的交谈为“大智论道”。本次会谈全程对外直播,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旗下节目《世界观察》的主持人田薇,主持了这次会谈活动。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2点零5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两位思想家一起登台,正式开始了对话。

对话全程持续了100分钟,过程中,任正非和两位思想家一起,就华为当前面对的困境、系统安全、人工智能的发展、终身学习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以下是谈话的精华内容,本文摘进行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对话人背景介绍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出生于1943年,是一个美国计算机科学家,他最为人所熟知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兼执行总监,他的兄弟John Negroponte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尼葛洛庞帝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连线》杂志的专栏作家,也是多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因为长期以来一直在倡导利用数字化技术促进社会生活的转型,被西方媒体推崇为电脑和传播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

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1939年11月29日出生于纽约,是当今美国著名未来学家、经济学家,他是上世纪80年代供应学派经济学的代表人物,90年代成为新经济的鼓吹者。他是《福布斯》、《哈佛商业评论》等著名杂志的撰稿人,有几本影响极大的著作:《企业之魂》、《财富与贫困》(里根革命的“理论依据”)、《通信革命》 。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马歇尔·麦克卢汉和乔治·吉尔德三人被誉为数字时代的三大思想家,其中,马歇尔·麦克卢汉在1980年去世。

直播开始前,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还收任正非做了自己的学生,任正非开玩笑道:成为他的学生,我就能和乔布斯是同学了,我感到非常自豪。

关于中美关系: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主持人:中美关系你们觉得是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吗?

乔治·吉尔德:美国正在犯一个错误,不应该通过不正确的行为来禁止与华为的业务。这种重塑整个网络的格局的做法或者说是在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这些技术的问题应该是华为能够解决的。

主持人:那我们目前主要面临的是一个技术上的问题还是其他的问题?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我认为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是一个文化上的问题,不管怎么样,我们所同意的是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首先先把华为作为对象,我其实也是作为摩托罗拉的董事会的成员有50年了,华为和摩托罗拉也建立合资企业,我的概念就是,我们推崇的是开放的信息、开放的技术,我们不仅仅重视的是贸易,还有商务,还有合作,我们更关注的是知识,更多考虑的是人。

只有人保持开放,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保持开放,我们才能够彼此互信。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首要的点。其它的问题可能我不会去否认,但是这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我觉得世界应该更多地开展协作,而不是在目前这个阶段,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我觉得世界更应该以合作为基础。

主持人:任先生认为现在主要是什么问题?还是没有问题?

任正非:社会最主要的目的是创造财富,社会要合作共进的,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工业社会因为交通问题形成了地缘政治,那时候的每个国家都可以独立完成一件产品,例如拖拉机。但是信息社会必须要开放合作,用更低的成本让更多人享受到更多的福祉。根本的问题是人类社会要走上更加合作发展的道路。另外,全球化是西方先提出来的,这个是很正确的。但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肯定会有波折,这个时候不能灰心,欧洲也经历过中世纪的黑暗,中国在四五十年前还是很贫穷的,但是现在物质生活如此丰富,为什么呢?这就是技术所带来的。

人类的文明往往是科学家有了发现,政治家有了强烈的领导,企业家有了一定的创造,全人类共同努力形成了新的财富。

关于和美国企业打交道:未来两年肯定会减产,营收会下降300亿美金

主持人:怎么跟美国企业打交道?目前有些企业已经不再为华为提供一些设备了,而且这些企业以前是和您签了合同的。您以后还要跟他们来往吗?

任正非:美国公司是富有道德良心的,他们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过去三十年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所以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我们发展到这个阶段也有一些准备,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的决心如此之大,而且打击的面如此之广。不能参与国际组织,不能和大学加强合作,我们不能使用有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我们甚至不能给美国有这些成分的网络连接接。

就像一架飞机一样,我们保护心脏,保护了油箱,但没有保护其他的次要部件。所以我们未来两年公司肯定会减产,我们估计会下降三百亿美金,这样在今年和明年,销售收入都会在一千亿美元左右。但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的前进步伐,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重新为人民为社会提供服务。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切换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我们会变得更坚强。

我们以前不坚强的时候,我们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们更坚强以后为什么不跟美国公司合作呢?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要素,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但是也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使用美国的成分,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关于标准化:有没有全球性的标准?我们能多快地建立起来?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主持人:看起来任总也是给我们提了很多信息,乔治,你怎么想?

乔治·吉尔德:所有这些新的企业,都必须要有这种比较公平的安全的条件,这样的话创新才能够依赖于这个安全的环境,才能够让这些公司得到信任,而且在全球都能够得到这种信任和认可,因为在全球的互联网之中或者说是在全球的物联网之中,还是说在全球的3DVR的互联网之中,所有这些不同的目标,还包括智慧城市,包括所有的这些东西,包括时间戳,还有包括其它的一些安全性的技术。

主持人:全球有没有全球性的标准?我们能多快地建立起来?我们能不能建立起来全球标准?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一开始互联网出现的时候没有人想过它会怎么增长,它让美国做了一些以前没有做的事情,因为美国做的事情成就了华为的机会,华为做了一些新的事情。在20世纪初的时候,日本也经历过,对当时的美国来说,日本就像敌人,跟日本合作是不可能的。而现在中国也在经历这个时期。在技术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如果方向上有分歧,就会出现问题。

主持人:华为已经跟很多的美国高校和实验室合作,但是现在却被叫停了,这对华为未来的科学技术方面的局面会有什么影响呢?

任正非:人类的创造分为理论创造、工程的创造、市场经验创造。中国在工程创造的经验是有的,但是理论上还不够,需要向西方学习。华为虽然每年投入很多基金,但移动通信、光纤通信、互联网、飞机都不是我们发明的,所以我们公司在理论能力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

我们现在对300多所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进行了支持,力图对人类进步做一些贡献。美国目前限制我们跟大学合作,但是我们不会因为这个就偃旗。美国大学不允许我们合作,还有别的大学,还有很多大学欢迎我们,现在的困难都是暂时的。我们觉得美国政客可以来中国看看,看看中国创新的步伐,可能就知道我们已经是一个创新大国了。

刚刚乔治教授讲要安全的网络。我们要五年内投入1000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让它更快捷安全,至少要达到欧洲GDPR标准。想一想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流行的地方,在荒原上,都是华为的人在奋斗。我们认为我们在理论发明上没做出贡献,为人类服务上我们应该多做出贡献,作出弥补。

关于系统安全:华为到底有没有后门?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主持人:谁能够保证安全?谁才能够真正作为裁判来去判断一个系统是不是安全?

乔治·吉尔德:这是一个客观的问题,某一个电信的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测试,看看它是不是开放式的,它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最新的加密的技术的应用,还包括软件的签名技术,还包括能不能够从原生的角度说它就是安全的,没有办法得到篡改。

所有这些技术性的补救,对于不信任的补救,其实都会不断地出现。现在就是由于我们现在这种灾难性的网络安全而衍生出来的,我们现在用的就是不安全的网。就像是我们现在的财务的政策也是非常得可怕,而且也有一个非常糟糕的互联网安全的现状。我觉得华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也许华为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

主持人:华为到底有没有安全的问题?

任正非:我们首先把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要作为两个问题分离开来说。人类网络是不能出现故障的,这是个安全问题。

我们公司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包括银行,给每个人转账,所有的东西都是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这个网络是安全的。

把我们的终端比作水龙头,把我们的连接的网比成管道,里面流水还是流油不是管道公司的责任,是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的责任。

当然,我们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签订无后门协议,为什么没有签订呢?是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所有网络设备提供商都要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通过难度大。

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我们将来大气层的厚度是1000公里,信息云组成的云的厚度可能不只几千公里厚。信息云层的厚度比大气层还厚,这么厚的云层之中难免有错误。

但是不应该就错误处理错误,不能无缘无故对一个公司进行打击,要尊重一个法律国家的法律基准,不能没有审判就判决了。这样的话人类世界会越来越保守,不再开放了。

主持人:过去华为内部一直说要爱美国,现在还会说爱美国吗?

任正非:美国是一个先进的发达国家,如果美国出了一个小小的差错就记恨他,这样就没有进步了。

关于技术冷战:没有中国的下游市场,美国在上游也会枯竭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主持人:任先生说得很有意思,他是说想看历史长远的一面,而不是关注历史的一个片面。我们到底从历史当中能学到什么?因为您刚刚也聊到了历史,聊到了美国和日本的关系,包括片片刻刻,我们从历史能学到什么呢?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这就是森林生存法则,其实我们可以看不同的技术,而且有些技术是由美国所发明的,这些技术去到了其它地区,我们可能没有工业或者说和商业的能力去开发这些技术。我可以给你两个案子,一个就是液晶面板。在1970年的时候,其实当时就开始兴起了平板液晶面板的发明,这个技术逐渐去到日本,后来去到其它地方开始发展。另外一个技术,可能之前就是了录影带,当时人们发明了录像,美国也没有发展这个技术,这个其实和通信行业的技术是非常相似的,政府对于我们实验室的资助,在20年前就停止了,而人们对于通信行业的发展去到了其它国家,没有在美国发展,而去到了欧洲,在诺基亚,在中国的华为,不再在美国进行发展了。

乔治·吉尔德:我是个美国人,我相信美国有很多非常不错的企业家,不错的创意人才,不错的技术,但这一切只有在于其他国家合作的局面下才能够得以繁荣。 当我们是一个经济不发达的国家的时候,我们的这些大公司,石油、汽车等行业的大公司,比如,福特、卡耐基等等,都是从欧洲偷来的。大家都说,这些公司都从欧洲照搬过来的。回顾历史,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美国旧有的科技大集团正受到新一代中国企业的挑战,而我们则以打击和打压作为回应。这是一个可怕的、自杀式的错误,美国正在犯下这样一个错误。当我说美国必须跟华为、跟现有的来自全球的挑战打交道的时候,我是站在美国人这一侧的。在半导体领域,我们不再是领导者。总觉得我们在这个领域还有有分量领袖、还有具有优势的技术,可以迫使中国就我们想象的一些要求作出妥协,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们早已不是半导体领域的领导者。我想说的是,以为美国仍具有领先优势,美国不必跟中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合作的想法是错误的,这种幻想早就过时了。我们必须认识到未来的挑战,接受挑战,共同完成目标。

主持人:目前其实技术冷战的征兆已经有了,您怎么看?

乔治·吉尔德:美国是一个技术大国,但是正在受到技术后起之秀的挑战,因此希望打压中国,但我认为,这种行为是自杀式的行为,我们已经不是半导体领域的领导者了,我们应该和华为合作使用半导体的领先技术。目前我们需要逐渐抛弃这个想法,完成一些挑战和目标。

任正非:中国是个后发国家,改革开放30多年来有了一些进步,但是美国是已经在技术上发展100多年了。假使美国是上游,中国是下游,如果美国的水不流到下游,下游会枯竭;如果下游没有水,没有市场,上游也会枯竭。

人类社会多方力量是制衡的,比如市场经济是制衡的,但是制衡可以带来有序,是不可能丛林法则的。如果几万只兔子去咬一只狮子,狮子吃饱了,兔子也可以去薅它的毛了。人类社会有法律道德的,这些让我们不至于走入丛林法则。为了保持社会的发展,华为也不会因为在5g领域有一点点领先就沾沾自喜,我们不会的。现在这样的制约,两边都没有赢家。

主持人:华为很早就决定自力更生。能否在危机之后活得更好?

乔治·吉尔德:我认为,全球经济如今面临的基本挑战是解决货币丑闻。今天我们每24小时就有5.1万亿美元的现金交易。这些现金交易一无所成,除了赋予中央银行剽窃未来的权利以消耗眼前的资源。从未来一代手中窃取资源。每天5.1万亿美元的现金交易是全球GDP的25倍,75倍的货物与服务交易。所以我认为,区块链带来的巨大好处是,允许全球货币重新起到几百年前黄金所起到的作用。区块链不仅是新的互联网架构,也是全球经济的新架构。

这不是个人财富,是财富的测量尺,指导企业家的创意和愿景,你需要一个测量尺来衡量各种问题和交易。所有这些,都因为有了共同的测量尺才得以成为可能。纳米也是如此。但货币,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测量尺,在全球各不相同,为中央银行所操控。因此,我们的货币系统十分混乱。我想,这里正是华为的机会。

未来的趋势都是围绕一个方面,科技改变了什么,我们可以去构建改造,变得越来越小,最后会和自然有个交叉。

关于终身学习:AI为未来创造机遇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主持人:您认为如何进行终身学习?终身学习的方式是什么?

任正非:20~30年之后,人工智能将是主要创新动力,我们应该拥抱AI,AI能够让大家更富裕,而不是取代人。人不管多快都没有办法比机器更快,我觉得AI可以更好的从内在提升文明,科学如果能够以模块化的方式继承的话,这会是AI为未来创造机遇的地方。我小时候不能想象北京有这么多车,我们当年放假就会去路上看大卡车,因为很少有。

我们现在会想未来什么样,我们这种憧憬会是对未来的刺激,生活是迭代式的,通过优化未来的模式,这就是文明的一种优势。我们今天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未来可能没有人帮我们回答未来的问题,但是人类不应该以个人身份谈论,应该更多讨论跨国跨学科。

我们那个年代会讨论很多地缘政治,因为我们没机会到村外省外甚至国外,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不需要被锁定在某个地方,网络在稀释位置的概念,未来会更加光明。有些人会说这是很情绪化的表述,但是现实社会你有法律和道德标准可以去抵御AI带来的负面影响,财富未来还是会继续增长,中国人现在正在变得更加富有,但是你看看谷歌地图可以看到,中国人在用新的方式养鱼,用不损坏自然的方式在养鱼,不单单是一个经济体是否发达来衡量,我们在挪威的办公室没有办法用车去,都是搭火车的,我们更多考虑的是经济财富,而不是奢侈品。

尼古拉斯:全球的两大类学习方式,芬兰挪威就是学习时间比较少,很少有考试测试,我觉得这种方式是很好的;中国的孩子更注重考试训练,会很不一样。可以考虑用华为的技术为教育做一些事情,比如埃塞俄比亚的村庄的一些孩子可以通过ipad学习,一天7小时都可以进行学习,现在这些孩子都能很流利的用英语进行交流。

主持人:我们孩子的未来能否像各位一样享受生活变得更好?各位对未来是悲观还是乐观?

尼古拉斯:我很幸运,父母很有钱,之前没有考虑过特权,但是我的兄弟都去了大学,可能我们的标准和你刚刚说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尤其是评估经济增长的标准。经济增长背后是有目的的,人类也都有目的,所以当我听到你的问题我会和自己说,这种说法不对,他们会有一些我们没有的东西,但是你需要好好工作一段时间,你会发现人们对生活的意义和赚钱这两件事会有不同。

任正非:我们要留意下到底什么才是幸福,未来的时代总是比现在要好,不要过于悲观,可能他们没有经历过我们的困境,但是他们学习很快,只要有教育,世界就会更好。没有办法说现在这一代比几千年前的时代好还是不好。

尼古拉斯:未来会更好。

关于未来:可能不是5G,可能是8G或者100G,但是我们最后还是会合作的

任正非对话美国思想巨头:短期预计营收下降300亿美元,但2021年华为将重焕生机

听众提问:您会更专注美国人民还是政府的关系?还是两者都有/都没有?或者哪个是更重要的?

任正非:关注美国人民也关注美国政府,不论个人还是组织做出了错误的判断,都是短时间的。二战等时期的美国做出了重大贡献,可以证明美国人民很勤劳而且对基础理论做出了很多贡献,未来我们肯定还会有合作,可能不是5g,可能是8g或者100个,但是我们最后还是会合作的,我们是希望服务美国人民的。

听众提问:华为未来要做的研发方向,华为将如何解决技术研发的问题?创造力的难度的问题,在中国要怎样支持技术研究?

任正非:我们永远会愿意和高端学府以及科学家合作,与大学合作时是遵循美国法案的,支持的同时甚至不需要把我们的名字写进论文,我们不会因为一些短期挫折放弃。

听众提问:关于中国创新体系,中国创新体系的独立性怎么样?未来是否还会创新出一些顶尖的技术?未来跨国创新会不会下降?

任正非:有人说中国的创新处于雨后春素的状态, 但我觉得是基于全球创新网络的,没有全球创新,中国创新也会遇到很多挫折,中国需要克服一些挑战。

尼古拉斯:中国政府会更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中国正在做很多基础研究,包括和很多机构合作,从基础到应用研究都有中国的声音。20年前说中国创新失败可能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不行了。

听众提问:知识产权问题,有人说华为从西方偷了知识产权,您如何应对这种说法?会否用5g基站作为反击?

任正非:虽然我们小,但是我们在企业行进上是有底线的。虽然与美国有纠纷,但是我们希望诉诸公堂法律解决,说我们偷盗是不对的。知识产权是我们辛勤的工作,我们希望通过交叉授权的方式让知识产权发挥最大的效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也从来没有过起诉或向其他公司讨知识产权,当然我们可以收费,但是不会像高通那么激进去起诉。

听众提问:华为称智能手机海外市场销售未来会下滑40-60%,为什么,能否解释一下?手机卖的怎么样?供货商供应怎么样?

任正非:是的有下滑,但是中国市场的手机增长量是很快的,我认为开放式的合作姿态是华为不会改变的,以政府为主导的合作仍然需要政府之间的对话。

听众提问:目前的背景下,华为能否和其他国际企业之间达成联盟,有没有新的方式与其他企业合作应对挑战?华为在吸引国际人才的计划是什么?

任正非:从来没有想过,只有一条路,并且要坚持这条路,尽管遇到了挫折,还是会不遗余力往前走,还是会吸引各种国际人才,我们有40万本土员工,来自全球各个国家,全球还是有很大的人才库是可以被挖掘的。

在不久的将来,多智时代一定会彻底走入我们的生活,有兴趣入行未来前沿产业的朋友,可以收藏多智时代,及时获取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的前沿资讯和基础知识,让我们一起携手,引领人工智能的未来!

华为 创始人 数字时代 人工智能 计算机 多媒体
0
为您推荐
大数据时代,主要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

大数据时代,主要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

什么是大数据,大数据是主要指的是,无法在可承受的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

什么样的人才是大数据人才呢?我们应该怎么定义和分类?

什么样的人才是大数据人才呢?我们应该怎么定义和分类

在未来世界,国家之间、区域之间甚至是公司之间的大数据人才的争夺战,将是愈演愈烈的…...

数据科学,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

数据科学,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

我们都知道机器学习,数据科学和数据分析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些公司不仅利用大数据帮…...

大数据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入行大数据,需要学习哪些基础知识?

大数据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入行大数据,需要学习哪些基

大数据的发展历程总体上可以划分为三个重要阶段,萌芽期、成熟期和大规模应用期…...

大数据技术怎么学习,在学习大数据之前,需要具备什么基础?

大数据技术怎么学习,在学习大数据之前,需要具备什么

  大数据又称黑暗数据,是指人脑无法处理的海量数据聚合成的信息资产,在民生、IT、…...

对于大数据开发的学习,最经典的学习路线是什么?

对于大数据开发的学习,最经典的学习路线是什么?

对于现代社会,大数据开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通过大量的数据处理、分析获取有价值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