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人工智能 查看内容

“人工智能之神”打造围棋世纪大战

木马童年 2019-6-10 15:00 16 0

  作为AlphaGo之父,围棋1段业余选手,哈萨比斯并没有与他亲自创造的AlphaGo对弈过,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1/view-7238775.htm  “因为它实在太强大了。AlphaGo的学习能力很强,我完全不是它的对手 ...

  作为AlphaGo之父,围棋1段业余选手,哈萨比斯并没有与他亲自创造的AlphaGo对弈过,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1/view-7238775.htm  “因为它实在太强大了。AlphaGo的学习能力很强,我完全不是它的对手。”

4岁,对国际象棋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8岁,喜欢上编程,并编写了自己的计算机游戏。

13岁,获得国际象棋大师称号。

17岁,开发出首款引入人工智能元素的电子游戏《主题公园》并大获成功。

20岁,获得剑桥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双学位。不久后,创建游戏公司Elixir,并完成关于大脑海马体和情景记忆的前沿性学术研究。

2011年,创立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说到这儿,你或许可以猜出他是谁。他叫德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3月9日,由他主导研发的人工智能项目――AlphaGo,向韩国围棋九段选手李世石发起挑战。全球有一亿人通过网络围观了这场挑战人类智力的世纪“人机大战”。 挑战九段高手

“这是一场新鲜而陌生的比赛,是全新的挑战。我很难保证5比0全胜,毕竟我的对手从来不会失误。”比赛前一天的发布会上,李世石一改此前的自信满满,但依旧认为“目前人类还是比人工智能强”。

去年10月,AlphaGo就5:0战胜了欧洲围棋冠军樊麾。这一消息公开后,世界顶级杂志《自然》评论说:“面对谷歌围棋AI(人工智能),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崩塌了?”

人工智能早在20年前和10年前打败了国际象棋和象棋的顶尖职业棋手,但在围棋领域,一直被认为还只是业余水准。与国际象棋不同,仅靠暴力计算无法让计算机成为围棋高手。围棋的走法更为复杂,对弈过程中的判断分支十分巨大:其每回合的可能性可达250种,一盘棋可以长达150回,共有3的361次方种局面。要知道我们目前可观测到的宇宙,其原子数量是10的80次方。同时,围棋对战略和推理的要求更具有挑战性,也因此,围棋被看成是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的试金石。

之前,输给AlphaGo的樊麾曾过了一段饱受责难的生活,甚至被人斥为“职业棋手的耻辱”。这一次,他希望李世石能为他“平反”。

李世石作为韩国围棋九段选手,也是近10年来获得世界第一头衔最多的棋手。截至目前,他共获得14个个人赛世界冠军,仅次于获得18个冠军的李昌镐,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棋手。此次“人机大战”是历史上第一次电脑挑战职业九段棋手。

事实上,哈萨比斯也是围棋爱好者。早在剑桥读书时,他曾在一个高水平围棋社团里学习围棋,并很快沉迷其中。但因为忙于编程,他没有足够时间去练习,围棋技艺仅停留在业余1段水平。他还教会了游戏公司的合伙人下围棋。彼时,正值IBM的超级电脑“深蓝”战胜世界象棋冠军卡斯帕罗夫。从那时起,他就在想有一天能为围棋写一个程序,并能战胜人类围棋大师。 家中的那只“黑天鹅”

哈萨比斯还是位国际象棋大师。年少时,他曾用国际象棋比赛赢得的奖金先后买过两台电脑ZX Spectrum 48K和Commodore Amgia。Commodore是与苹果公司同时期的个人电脑公司,曾经创造过一系列奇迹。1994年,该公司停止生产并宣布破产。他甚至将后一台设备拆开并学会了编程。

当然,不要以为光拆一台电脑就能学会编程。这背后同样需要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哈萨比斯在青少年时期,曾花了整整一个夏天的时间,在布伦特十字站的一个报刊铺浏览那些他买不起的计算机杂志。“我是一个经常自我反省的小孩,总会想方设法把事情解决。”

出生于1976年的哈萨比斯,今年刚刚40岁。父亲有着希腊和塞浦路斯血统,母亲则是新加坡华裔。个子不高的哈萨比斯遗传了一副亚裔的面孔,架着一副方框眼镜,发际线略有后移。走在大街上,估计没有什么回头率。

不过,相貌平平的哈萨比斯可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的父母都是教师,曾开过玩具店。他是家里三名孩子中的老大,妹妹是一名作曲家和钢琴演奏家,弟弟则专注于创造性写作,科技并不是家中的主旋律。

“我的父母是技术恐惧者,他们并不怎么喜欢计算机。他们就像是波西米亚人。我的弟弟和妹妹都走了文艺路线,他们没有人关注数学或科学。”他开玩笑地表示,“很明显,我就是家中的那只黑天鹅。我也不知道,我的这种个性从何而来。”

国际象棋活动组织者斯图尔特鲁本(Stewart Reuben)在哈萨比斯9岁时就认识了他。“他当时是个小不点儿,总是非常讨人喜欢。”在鲁本看来,哈萨比斯作为一名企业家所表现出的稳重,得益于国际象棋界在智力方面的民主风气,以及长期处于成人圈子的影响。

哈萨比斯很小就开始争强好胜,最初表现在国际象棋上。很快,他又爱上电脑、人工智能和游戏,“通过它们,我可以创造出比按部就班的日常生活更令人兴奋的东西。”

21岁,哈萨比斯进入剑桥大学,之后,他又获得伦敦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博士学位。就在他就读博士期间,他梦想有一天创造出“人工智能科学家”――一个比人类科学家还要聪明的“机器人”。这一梦想使他在2011年中止博士后研究,创办DeepMind公司。三年后,他将公司以4亿英镑的价格卖给谷歌,但他的梦想还在继续。 人类智力的骄傲崩塌了?

哈萨比斯将验证“梦想”的机会交给了李世石。作为AlphaGo之父,他并没有与AlphaGo对弈过,“因为它实在太强大了。AlphaGo的学习能力很强,我完全不是它的对手。”

传统的会下棋的机器人是根据“一步棋子带来的所有可能性”来布局,导出所有可能的结果,再往前推当前这一步该怎么走。因此,“深蓝”能击败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却无法在幼儿园游戏中胜过三岁小孩。   而AlphaGo的强大之处在于,它并非一个机械的编码程序,而是拥有“监督预判机制”,每走一步,都会考虑这种走法是不是更有前途,这是一种类似“想象力”的能力。这种思维模式,几乎和人类的直觉类似,使得AlphaGo前所未有地更像人类。

北京时间3月9日中午12点,“人机大战”首战正式开始。

围棋猜先的礼仪是,围棋界地位高或者年龄长者先抓若干白子,低段者猜对手抓的棋子数目是单数还是双数,确定先后手。面对不到2岁的AlphaGo,33岁“高龄”的李世石显然是上手。结果AlphaGo猜错,李世石选择黑棋希望能借先行主导布局。

李世石在右上角选择了激烈的作战。背着全球一亿人的期待,他或许有些紧张。一直观看实战进程的棋手常昊九段表示,不看对局者的话,还以为黑棋是AlphaGo,着法显得生硬,其后更是撑得极满。

不过,AlphaGo也下得很生硬,在棋盘上紧贴着黑棋弈出一根“棍子”,效率低下。李世石趁机在中腹围出大空后,棋局形势逆转。观战的职业棋手们一致认为,只要处理好右下的孤子,黑棋赢定了。

结果,李世石在右下角的“作战”失去了水准,本就优势有限,一下就露出败局。而AlphaGo根本不犯一点错误,着着精准。最后,李世石投子认输。

在经历了樊麾战败的短暂震惊后,围棋界的职业高手们渐渐回归理性,一致认为AlphaGo的实力仍停留在业余高手阶段,尚不具备与职业高手对抗的能力。“神猪”罗洗河九段甚至放言:可以让AlphaGo四个子。

在不久的将来,多智时代一定会彻底走入我们的生活,有兴趣入行未来前沿产业的朋友,可以收藏多智时代,及时获取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的前沿资讯和基础知识,让我们一起携手,引领人工智能的未来!

计算机 人工智能 电子游戏 计算机科学 合伙人 苹果公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