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人工智能 查看内容

没有人性弱点的机器人,真的是个好总统吗?

木马童年 2019-1-25 18:05 202 0

一个 AI 总统不会被游说,不会受到个人利益的左右,也不会有如今白宫里的那么多裙带关系。 据称特朗普经常独自留宿在白宫办公室,边收看新闻,边对着电视咆哮。一觉醒来,他继续收看新闻,同时继续发推文宣泄他对世 ...

一个 AI 总统不会被游说,不会受到个人利益的左右,也不会有如今白宫里的那么多裙带关系。

据称特朗普经常独自留宿在白宫办公室,边收看新闻,边对着电视咆哮。一觉醒来,他继续收看新闻,同时继续发推文宣泄他对世界、Mika Brzezinski,或 CNN 的愤怒。他还不忘在与国外领导人会晤时吹嘘他的选举团是如何大获全胜。

对于一个肩负一个自由国家重任的领袖来说,这些行为终归听起来不太妥当。但是即便他对于俄罗斯丑闻的暴怒和当选的不安真的影响了他做总统的决策,他也绝不是第一个在工作中掺杂个人情绪和脾性的国家元首。

没有人性弱点的机器人,真的是个好总统吗?

从哈丁的茶壶山丑闻,到尼克松的水门事件,还有克林顿几乎因“是男人就会犯的错误”而丢掉饭碗,颠覆他们执政的都是人性的弱点:嫉妒、贪婪、欲望,裙带关系。

如今,一小部分科学家及研究者相信有一种替代方法可以将总统本人,以及大众,从他或她的人性弱点中拯救出来。一旦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他们认为应该由计算机来统治世界。这听起来有点儿疯狂,他们的想法是,人工智能,相比较任何人类,在面对国家重大、复杂的问题时可以做出更明智的决策,而且不会有现任人类总统那些我们已经被迫勉强接受的闹剧和短视冒失的行为。

如果你脑中已经在想象一个终结者形象的总统端坐在椭圆形办公室的总统办公桌后面,画风可能需要转变一下。那时的总统多半是放置在柜子里的一台计算机,忙于解决国家最棘手的问题。不同于人类,机器人在考量具体某一条政策可能引发的结果时会参考大量的数据。它可以预见到人类思维无法预见的隐患,不受冲动或偏见干扰地权衡利弊。我们可以最终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勤勉、高效、积极应对民众需求的行政机关。

还并没有一个正规的统一的团体去推进机器人执掌总统办公室,只是一支专家和理论家组成的杂牌军认为未来派的技术会带来更英明的执政,并最终创造一个更美好的国家。其中如 Mark Waser, 一位长期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专家,供职于名为 Digital Wisdom Institute 的智囊团,称一旦人工智能中的一些关键问题得到解决,机器人将会作出比人类更好的决策。

“倡导道德地使用技术来扩展人的能力”的非营利组织 Human+ 的女主席 Natasha Vita-More ,希望我们有一天会有一个“后人类”总统,这个领导人没有身体,而是以另外的方式存在,比如上传到电脑的人类思维。去年以“超人类主义者”身份参加总统竞选的佐尔坦·伊斯特万(Zoltan Istvan),身后有一个追求人类不朽的组织。他也是机器人总统的支持者,而且他真的认为那会发生。

“一个 AI 总统不会被游说。”他说,“它不会受到金钱或个人及家庭利益的影响。它不会有现在白宫里那么多的裙带关系。机器不会做这些事情。”

机器领袖如何融入我们的民主制度?

关于机器人统治者的想法已经在科幻小说中存在了数十年。1950 年,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短篇故事集“我,机器人”设想了一个机器具有了意识和人类水平智能的世界。他们受到“机器人三定律”的控制(第一条是: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或者通过不作为,让人类受到伤害)。在著名科幻小说家 Iain Banks 的《文明》系列中,超级 AI 扮演着政府的角色,计算着怎样组织社会和分配资源才是最佳方式。流行文化,比如电影《Her》,也一直在期待类人机器。

但到目前为止,机器人总统还只出现在这些故事中。但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像伊斯特万这样的信徒所说,AI 领袖 30 年以内就会出现。

当然,在白宫,用机器人代替一个人并不简单,即使那些在努力推动这个想法的人,也承认存在着严重的障碍。

别的不说,机器领袖该如何融入我们的民主制度?伊斯特万设想,届时将定期举行全国选举,选民将为机器人决定优先事项,以及如何处理一些道德相关的问题,比如人工流产; 选民将有机会在下次选举中改变这些选择。系统的初始编程无疑将是有争议的,程序员很可能也需要共同入选。而伊斯特万也承认,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修改宪法。

在不久的将来,多智时代一定会彻底走入我们的生活,有兴趣入行未来前沿产业的朋友,可以收藏多智时代,及时获取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的前沿资讯和基础知识,让我们一起携手,引领人工智能的未来!

计算机 人工智能 机器人 人工智能研究 智能 程序员
0